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魅力世园会 江苏园:亭堂榭坊打造“诗画水乡”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梁愉敏

钱锋本报记者郝成北京报道

《中国经营报》记者获知,2013年七八月间,安徽鑫科材料(梦舟股份,600255)实际控制人李非列为定向增发股票认购寻找合作伙伴,徐翔、王巍得知后,于2013年8月13日,双方见面商谈,约定1.76亿股定向增发股票中的一半由徐翔、王巍认购,另一半由李非列负责认购(自己或找人认购),李非列出资4500万元作为王巍捆绑认购的保证金。为使定向增发股票解禁后高位减持,双方合谋由许翔、王巍负责二级市场股价,李非列控制鑫科材料发布高送转及积极转型等利好信息。在拉升股价后,李非列负责认购的股票解禁后由徐翔接盘。

记者探知,李非列参与定向增发鑫科材料股票大宗交易获利2.37亿多元;徐翔参与定向增发鑫科材料股票获利5.995亿多元,大宗交易接盘后抛售获利2115.57万元;王巍参与定向增发鑫科材料股票获利2.36亿多元。此外,徐翔、王巍在二级市场连续买卖鑫科材料股票获利共计3615.889万多元(含浮盈)。

李非列4500万元保证金王巍捆绑认购

“资本狂人”李非列,20世纪90年代初就开始运作中国公司赴美上市。通过飞尚集团,李非列掌控多家上市公司,包括鑫科材料、芜湖港、新大洲、中国天然资源有限公司等。控制这批上市公司的飞尚集团,利用“洋浦系”等幕后资本的影子公司,通过左手倒右手、资本“对敲”等游戏,或利用这些公司撒播消息以达到在二级市场推高股价的目的,进行了多笔股权转让和资本运作。

2013年七八月间,鑫科材料实际控制人李非列为定向增发股票认购寻找合作伙伴,徐翔、王巍得知后,于2013年8月13日,双方见面商谈,约定1.76亿股定向增发股票中的一半由徐翔、王巍认购,另一半由李非列负责认购,李非列出资4500万元作为王巍捆绑认购的保证金。

为使定向增发股票解禁后高位减持,双方合谋由许翔、王巍负责操作二级市场股价,李非列控制鑫科材料发布高送转及积极转型等利好信息。拉升股价后,李非列负责认购的股票解禁后由徐翔接盘。

2013年9月,徐翔利用泽熙产品及其控制的韩玉山证券账户,认购鑫科材料定向增发股票6840万股,占鑫科材料总股份的10.93%;王巍使用自有资金及李非列提供的4500万保证金,通过其控制的凌祖群证券账户认购2800万股,占鑫科材料总股份的4.48%;李非列决定由飞尚集团出资以甘雨名义认购定向增发股票3100万股,剩余4860万股由李非列朋友认购,鑫科材料就认购情况对外发布了公告。

公告显示,2013年9月份,鑫科材料以5.16元/股的价格发行1.76亿股,募资约9亿元,其中,泽熙增煦参与领投,以4980万股的认购份额位居首位,共斥资2.57亿元;自然人凌祖群认购2800万股,时年74岁的浙江省宁波市海螺区的韩玉山认购1860万股,分列第四、第五位。尽管鑫科材料业绩低迷、定增项目饱受市场质疑,但因泽熙现身其中而备受关注,鑫科材料的股价便一路攀升。

此外,李非列安排飞尚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甘雨名义通过平安财富创赢一期60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平安大华基金)认购鑫科材料3100万股。财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也认购了3100万股(平安财富创赢一期6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金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认购1760万股。

此次定增,泽熙增熙一跃成为鑫科材料第二大股东,平安大华和财通基金成为并列第三、第四位大股东,凌祖群和韩玉山分别为第五、第六大股东,金鹰基金为第七大股东。此次定增股份于2014年9月22日解禁,一个月内便抛售殆尽。

双方配合操纵股价

2013年8月14日至2014年10月28日,徐翔、王巍利用和李非列合谋形成的信息优势,使用其控制的边敏敏、凌祖群等35个证券账户,在竞价交易系统上连续买卖鑫科材料股票,累计买入4344.4118万股,卖出3483.8688万股(含送股)。

此外,李非列控制鑫科材料,根据徐翔王巍的推荐收购西安梦舟影视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徐翔、王巍对该收购事宜予以撮合。并于2014年5月27日发布2014年度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募集13.25亿元资金用于收购西安梦舟100%股权以及相关产业的流动资金。

同年8月23日,就在定增一年锁定期结束之际,李非列控制鑫科材料发布《关于2014年半年度资本公积转增股本预案》的补充公告,披露以资本公积金每10股转增15股的中期分配预案,后又于9月29日发布《2014年半年度资本公积转增股本实施公告》,披露具体实施方案。泽熙增煦持有鑫科材料的股份则由此增至1.245亿股,至三季度末,该部分股票市值已经增值至7.16亿元。

通过在二级市场连续买卖鑫科股票以及控制鑫科股票发布信息,双方共同操纵鑫科材料股票交易价格和交易量,股票解禁后,徐翔将自己认购的定向增发股票陆续抛售,并按事先约定,通过其实际控制的韩玉山账户,大宗交易接盘李非列朋友及飞尚集团出资以甘雨名义认购的定向增发股票1.99亿股(含送股),在二级市场全部抛售,抛售过程中伴有大量竞价买卖行为。

徐翔、王巍获利共计8.9亿多元

记者了解到,在定增股票解禁后,徐翔于2014年10月10日至10月28日,将控制账户组认购的定增股票以竞价交易方式全部卖出,利用控制的账户组以大宗交易方式买入李非列定增持有的全部鑫科材料股票,并全部卖出。王巍将控制的账户组认购的定增股票全部卖出。

鑫科材料2014年四季报中已不见泽熙增煦。解禁后不到一个月,至2014年10月21日,平安大华、财通基金、金鹰基金,以及凌祖群和韩玉山将名下鑫科材料股票抛售殆尽,全部退出前十大股东名单。

2013年8月14日至2014年10月28日,鑫科材料股票价格累计涨幅139.85%,同期上证综合指数累计涨幅11.32%,偏离128.53个百分点,有色金属指数(申万一级行业)涨幅7.16%,偏离132.69个百分点。期间该股换手率587.04%,(此前同时段换手率为276.46%),增加310.58个百分点。

记者探知,徐翔通过减持定增股票,竞价交易和大宗交易方式买卖鑫科材料股票获利共计6.2595733194亿元(含浮盈),王巍通过减持定增股票、竞价交易买卖鑫科材料股票获利共计2.6710529107亿元(含浮盈)。李非列参与定向增发鑫科材料股票大宗交易获利2.37亿多元。

鑫科材料2015年5月28日公告称,因涉嫌股票异常交易案遭到证监会的立案调查。

(责任编辑:马先震)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首页 - https://lefudai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