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阿斯报:J罗已取得双重国籍,未来在欧盟踢球将不受限制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王朝瑞

泉水复涌16年以来,令老济南人感到暖心的是,泉还在,和泉有关的生活还在。不论对新老济南人还是外地来济游客,泉水都还能喝能玩能带走。大碗茶和泉水浴场保留了老济南人喝泉水茶、在泉水里游泳的生活,市中心的直饮水和环城公园的老济南生活更刷新了用泉的方式,济南的泉水向来与济南人相亲。

保留与泉水相伴相亲的生活习惯,济南保泉更懂得用泉

黑虎泉西侧的大碗茶摊人气越来越高,不仅吸引外地游客,更吸引了新老济南人,在这里找到泉水生活记忆。

保留与泉水相伴相亲的生活习惯,济南保泉更懂得用泉

泉水浴场保留了济南人在泉水里游泳的老习惯,而且更安全。

泉水边喝口大碗茶,体验老济南泉水生活

黑虎泉西边,大碗茶茶摊黄底红字的仿古旗招牌让人瞬间找到老济南的味道。一碗2元的大碗茶,老李一天要卖200多碗。在黑虎泉西边支上小桌椅,就地取黑虎泉水,闷泡茉莉花茶,金黄色的茶用青花瓷大碗盛放,这样的街边茶摊,不仅吸引了外地游客,也吸引很多老济南人带着儿孙前来。

我们是经过这里就尝试喝一下,没想到便宜又好喝,很清香。不仅能看泉听泉,还能喝到泉水泡的茶,真切地体验一下济南人的泉水生活,非常有意义。 从北京来玩的一家人坐在茶摊上边喝茶边聊天,对济南人的泉水生活很是羡慕。

家住附近的孙大爷特地带着孙子来喝大碗茶,不过,孙子对酸梅汤更感兴趣,大碗茶都留给了孙大爷。 我们小时候一到夏天路边就有大碗茶摊,一两分钱一碗,走累了就坐下喝一碗,也是茉莉花茶,也有酸梅汤。现在孩子们零食饮料多了,对这样的大碗茶可能不太习惯,但我还是想带他来体验一下,这毕竟是老济南的记忆。

与泉为生,济南人泡茶有了好水,而且最爱清甜的茉莉花茶。今年90多岁的张家大院后人张汝铨老人还记得趵突泉里的茶棚,在趵突泉边支起,大碗茶、酸梅汤、糕点、雪糕都有,还有小玩具卖,人气很高。

他的儿子今年57岁的张迺骏还记得,虽然自己家里有泉水,但只要天热出门,黑虎泉边、半边街上、趵突泉边、西门桥旁都有茶摊,那时的茶摊多数也是泉水烧开泡的茉莉花茶,还有泉水泡的带着酸梅的酸梅汤。

碗就是平常家里吃饭的普通大碗,非常的大众化,大碗茶一两分钱一碗,酸梅汤五分钱一碗,大碗茶大家都能喝得起。 张迺骏说,当时老济南人喝大碗茶,就像出门渴了买瓶矿泉水喝那样,主要是解渴。卖得便宜,不是一喝就半天的品茶,而是喝下后立马解渴喝完抓紧办事去,茶摊的人流动很快。 不是特别的便宜,但人人都喝得起。 张迺骏印象中,家家都通了自来水之后,这样的茶摊就少了。

好在,济南天下第一泉景区很注意发掘和保留这样的老济南传统。2012年5月先从趵突泉试行开设大碗茶茶摊,当年端午以后又在黑虎泉、大明湖超然楼开设了茶摊,7月5日五龙潭内的老济南大碗茶开张,整个泉水景观一年中就有4个泉水大碗茶茶摊。

在我小时候印象很深的就是济南街头的茶摊,泡好的茶杯上盖个玻璃片。后来我们景区就想尽量还原老济南当时的大碗茶。 济南天下第一泉景区相关负责人说,景区当时策划推出大碗茶时,不仅在选址上考虑恢复一些以前泉边的大碗茶,同样选用茉莉花茶,用泉水泡,趵突泉边的大碗茶用了青花瓷碗,五龙潭茶摊的大碗就换成了一种粗瓷碗,更贴合老济南人的记忆。

老李说,现在大碗茶已经卖了七八年,除了冬天偶尔会间断外,一直坚持了下来。假期和周末人较多,周二周三人比较少。天气炎热的时候酸梅汤更好卖,凉爽一些时大碗茶更受欢迎。 总体来说喝的人越来越多,尤其是前两年抖音让济南火了一把,年轻人来得很多。 老李说,黑虎泉旁的基础设施越来越完善,游客越来越多,也让老济南人熟悉的大碗茶更有人气,而且让更多的外地游客也能体验到。

老城里的娃八成游过泉水,免费泉水浴场延续泉水游

今年经过42天的关闭,8月9日黑虎泉边的泉水浴场重新开放,6日上午,二十多人在浴场里游泳,他们多数是常客。这处泉水浴场不仅免费,而且有保安把门,有救生员在一旁守护。露天、十七八摄氏度的泉水是老济南人记忆中的游泳方式,这样徜徉在泉水中的生活在泉水浴场里延续,同样也吸引了外地游客。

6日上午从黑龙江来玩的一家三口在发现了泉水浴场后,马上转身买了泳衣,要体验泉水中游泳的感觉。 太凉快了,而且很干净,没想到还能体验到泡在泉水里的感觉。 一家人还和浴场里的济南人聊了起来。

在泉水里游泳是大碗茶之外,老济南人再熟悉不过的生活。张迺骏说回想起小时候在家门口的王府池子游泳的事,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那么亲切好玩。 4岁的时候就泡在泉水里游泳了,除了王府池子,那时候还去江家池子、大明湖游泳,有时也会到黑虎泉周边的泉池里游。那时候上小学的孩子,不论男女80%都会游泳,都是在泉水里游出来的。 张迺骏说,这得益于济南得天独厚的泉水条件,城中有水,而且是一池泉水,王府池子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济南人游泳嬉戏的场所。

小时候的王府池子还是方形的,比现在小得多,夏天人多的时候有一两百人在游泳,多得跟下饺子似的。 张迺骏说,后来王府池子向东扩了2米多,向北扩了两三米,向南扩了四五米,大得多了,游泳嬉戏的人也更多了。 小时候横渡大明湖去上学,结果被老师罚站,确实是很危险。你想,王府池子水最深的时候得有三四米,小孩才多高,我还差点溺水,好在那时候旁边游泳的大人多,给救上来了。

天然的泉池与游泳馆不同,救生保障措施不到位,时不时出现溺亡事件。2005年《济南市名泉保护条例》出台后,就规定禁止在公共场所的泉池内游泳、洗涮衣物。2017年修订后的《济南市名泉保护条例》则提出济南市人民政府应当在泉池、泉渠及沿岸周边,设置泉水游泳池等场所,方便市民亲水。同时,明确除济南市人民政府设置的泉水游泳场所外,禁止在名泉泉池、泉渠内游泳。同时,该条例罚款由原先五十元以上一百元以下提升至一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这样一来,包括护城河、大明湖、王府池子在内的泉池、泉渠都禁止游泳。

我的孩子学游泳就是在皇亭体育馆里,不再是泉水里了。 张迺骏说。不过,济南并没有断了泉水里游泳这一传统。2010年,在原先青年游泳馆的基础上,扩建了泉水浴场。这是一个全部使用泉水的露天游泳池,而且免费开放。在泉水浴场游泳的不少人都曾在王府池子等泉池中游过泳,泉池禁游后,转而到了新的泉水浴场。 外面的泉池确实危险,这里安全多了,而且水也一样清澈,一样凉快。希望能有更多这样的泉水浴场,让济南人能在露天的泉水里游泳,更感受到泉水和大自然。

原标题:保留与泉水相伴相亲的生活习惯,济南保泉更懂得用泉

值班主任:田艳敏

首页 - https://lefudaili.com